您的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电站锅炉 >

广东一垃圾焚烧发电厂锅炉爆炸 5人严重烫伤(图

日期:2021-10-10 21:26

  “当时有十几人在二号炉一至七层维修,我们4人在2楼平台维修,好像5楼也有人修磁铁”。史美平躺在病床上一脸痛苦。他说,他和工友彭春跃、万长发、廖升杂都是湖南人。昨日上午,他们4人一起在焚烧厂2楼平台维修时,突然“嘭”的声响传来,很快他就昏倒在地。史美平说,整个焚烧炉房全是浓烟和蒸汽,连逃生的出口都找不到,最后还是厂里工人发现,才被救出侥幸生还。

  “来得太突然了,想跑已经来不及了”。另一名伤者张堂保说,他负责在焚烧炉清理垃圾,和史美平他们不是一组,相互之间不认识。张堂保在爆炸发生时在一楼清理垃圾。“我知道自己距离门口不远,当时温度太高不能站着走,我就一步步往门口爬。”张堂保爬出后,厂方派人组织救援,之后他被迅速送院救治。

  闵迎军介绍,5名工人在检修时都戴着安全帽、口罩,穿着防护服和安全鞋。水蒸气喷出约有10至12米高,汽体在空间内流通,温度很高,对员工面部露在空气中的部分造成灼伤。昨日上午,在爆炸中烧伤的5名伤者已经被送到南方医院进行救治。据该院烧伤科副主任杨磊介绍,烧伤病房收治了4名伤者,其中2人全身烧伤面积达70%至43%,属于重度烧伤。且两名重伤者还吸入高温蒸汽,造成呼吸道烧伤,其中一人已经切开喉管,目前两名重伤者仍未脱离生命危险,两名轻伤者生命体征平稳。

  记者随后采访了参与深圳、武汉等多个城市十几个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的专家——武汉都市环保工程技术股份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宋自新,他分析,事故与垃圾焚烧发电本身的技术扯不上关系,冷炉爆裂无论在煤电厂或是垃圾发电厂都是一个常见问题,但是伤人的情况并不多见。

  “一般炉子一停,炉温降下来了,就应该检查一下,发现小裂缝,换一块材料就行了,大型的检查最好半年有一次,一年应该大修一次。”

  正在运转的焚化炉爆炸“有没有污染”。现场新闻发布会上,一名村民大声质问厂方有毒气体有无泄漏,会不会污染环境。闵迎军称,事故不会对环境造成污染,因为爆炸发生后,燃烧炉会自动停止运转,不会再产生有毒的气体,而管道残留的有害气体也会被运转的抽风机排走,市城管委也回应称不会对环境造成影响。

  记者从锅炉房一楼走到七楼,发现四层以上有淡蓝色气体弥漫出,七楼烟雾弥漫,步入锅炉房内,蓝色烟雾更浓,呛得人几乎窒息。“楼上全是有毒气,上去不怕死”。一名守在四楼的厂方工作人员质问工人,记者是怎么上来的。

  “去年发生了好几起次爆裂事故,没想到这次会出现爆炸”。闵迎军说。以往多次发生爆裂事故为何厂方不做解决,闵迎军解释说,由于冷壁水管容易受腐蚀,需要及时发现并更换,一旦管道腐蚀后遇到蒸气压力过大,就会出现爆裂。在今年检修中,已经从国外进口材料更换相关设备。以后会重新评估安全防护,举一反三查找安全隐患。

  有公开资料显示,在李坑垃圾焚烧发电厂的设计、招标及建设阶段,威立雅环境服务公司为业主提供技术支持。

  2005年,威立雅环境服务公司与广州市环卫局签署了为期10年的“广州市李坑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的营运与维护合同”。该厂2005年6月进入为期6个月的调试运行阶段,并于2006年1月正式投产。

  为何李坑会发生此类事故?这是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的先天不足,还是一个很普通的技术问题?对这些问题,威立雅环境服务公司一刘姓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先是表示和李坑发电厂没有任何关系,当记者告知对方的公司和李坑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签有10年维护合同时,该工作人员又改口称她什么都不知道,以前的相关负责人已离职、现在的负责人不在公司,所以“帮不了记者的忙”。最后该工作人员要求记者留下电话号码,向领导汇报后,再跟记者联系。

  记者昨日致电广州市城管委有关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我们把运行交给了这家公司,就意味着他们是负责该厂的运行与维护的,如果事故鉴定结论运营公司有责任,他们是要承担一定责任。”为了避免出现纰漏,记者再次将公司全称以及办公地址重复给该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没有错。

  李坑垃圾焚烧发电厂是中国首个高温,次高压(450度,6.4兆帕)锅炉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是广州市第一座垃圾焚烧发电厂,广州市环境工程的示范项目。设计日处理能力为1040吨,发电量为1.3亿千瓦时。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