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技术支持 >

21世纪以来最低温!-18℃的北京冷上热搜:燃煤电

日期:2021-09-16 02:06

  导读:-18℃!已突破北京近二十年1月上旬极端最低气温。华北能源行业全链条都在紧锣密鼓对抗这个严冬。

  据中国天气网消息,中央气象台发布2021年首个寒潮预警。受寒潮影响,北京地区将出现大风降温及持续低温天气。北京气象台预报显示,6日夜间北京最低气温将在-16℃左右。据统计,2000年以来北京最低气温为-17℃,如果此次寒潮过程北京气温低于-17℃,将成为21世纪以来气温最低纪录。至记者发稿之时,北京气温下降至-17℃。

  持续的低温不仅考验华北民众的防寒保暖衣物,更加考验北京以及华北各市的能源保障水平。今年以来,无论是动力煤还是LNG价格,均在冬季保持了非常高的涨幅,电网消耗也在剧烈增长。

  依据国家电网北京电力公司消息,截至2020年12月29日20时18分,北京电网用电负荷达到2288万千瓦,刷新2020年12月15日2156万千瓦峰值,再创冬季历史新高。元旦期间,北京电网用电负荷仍保持高位运行,最大负荷预计约2150万千瓦,较去年同期增长6.6%。

  在负荷剧增之下,北京唯一的燃煤电厂也开始紧急启用,动力煤、天然气的保供也旋即展开,华北能源行业全链条都在紧锣密鼓对抗这个严冬。

  2017年3月18日上午9时42分,北京最后一座大型燃煤电厂——华能北京热电厂一期燃煤机组停机备用,标志着北京电厂自此进入了“无煤化”时代,北京也因此成为了全国首个全部使用低碳能源发电的城市。

  2020年12月末,华能北京热电厂宣布:华能北京热电厂3号、4号燃煤机组相继于12月26日、28日应急启动,且一次性并网成功。据悉,华能北京热电厂四台燃煤机组全部完成应急启动,满负荷供热可替代燃气机组供热消耗的天然气量约720万标方/天。

  据悉,华能北京热电厂1999年投产,位于北京东郊高碑店,装机容量176.84万千瓦、担负北京市10%的供电、70%的供气和30%的集中供热任务,是北京市重要的电源热源支撑点。

  在2017年初宣布停机备用之后,华能北京热电厂也成为了北京唯一一座能够重启的燃煤发电厂。2017年末,同样也是一个冷冬,华北多个省份出现天然气荒,LNG价格飙升至超过11000元/吨,彼时,华能北京热电厂就重启了1、2号机组。在此之后,几乎每个用电高峰期,这一电厂都会重启以满足北京市用电。

  2013年9月,北京市政府发布了《北京市2013-2017清洁空气行动计划》,该计划提出,实现电力生产燃气化。当年,在东南、西南燃气热电中心投产运行的基础上,西北燃气热电中心建成投产运行2台机组,东北燃气热电中心主体结构封顶,关停科利源热电厂燃煤机组。

  2014年,西北、东北燃气热电中心建成投产运行,关停高井热电厂燃煤机组。2015年,华能北京热电厂新增燃气发电机组建成投产运行,关停国华、京能热电厂燃煤机组。2016年,关停华能北京热电厂燃煤机组。

  在这一文件的推动之下,北京一方面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发电端“煤改气”行动,仅留华能热电厂一个备用机组;另一方面,大力推动用户端“煤改电”,冬季电力负荷,特别是取暖负荷快速上升,加大了北京电力供应的压力。

  除了华能北京热电厂之外,北京热力集团在6日宣布,启动17台尖峰锅炉为城市热网补充热源。据悉,6日早晨,西马尖峰供热厂两台116兆瓦的尖峰锅炉已于昨夜提前启动,全部尖峰机组涉及方庄、双榆树、西马、北辰、花家地等供热厂。

  “尖峰锅炉是在气温很低,对供热能源需求达到尖峰时所使用的备用锅炉。”一位电力行业人士告诉记者,“尖峰锅炉全是燃气锅炉,不需燃煤锅炉的烘炉过程,能在短时间内投入供热,只有遇严寒天气或是市政热网供热温度不够时才会启用。”

  而在热电厂加足马力全开之际,动力煤和天然气作为最重要的能源供给,也在紧锣密鼓的保供之中。

  国家发改委经济运行局有关负责人2020年12月27日在答记者中表示,为应对新一轮寒冷天气到来,国家发改委协调各方从供需两侧发力做了一系列准备,从目前供需情况看,尽管部分区域、部分时段可能出现保供压力加大的情况,但总体上是平衡的,民生用气是有保障的,能够保证人民群众温暖过冬。

  动力煤方面,因冬季寒冷,叠加供给增量有限,其期货主力合约价格自2020年10月下旬开始持续上涨,一路涨至12月11日当天777.2元/吨的高点,此后震荡下调,截至记者发稿,动力煤报684.2元/吨,依然处于多年高点。

  现货方面,由于当前冬季寒潮天气影响电厂日耗加速,电厂库存下降明显,目前市场补库积极进行,同时,非电行业仍在生产高峰期,阶段性供需矛盾仍在,因此在整体内紧外不足供需格局下,国内煤价呈现高位上涨难跌态势。

  生产方面,在2020年退出落后产能的政策背景之下,中国煤炭产能正在经历调整期。依据公开信息,山西省2020年煤炭计划退出产能2074万吨,实际关闭退出煤矿32座,减量重组退出煤矿42座,总退出产能3604万吨,超额完成了年度去产能目标任务。

  “现在维持动力煤价格的主要因素,其实还是供需基本面为主。”一位煤炭行业分析师告诉记者,“港口在过去往往会起到一个蓄水池的作用,但从现在看,等着煤炭生产出来的企业都是刚需,许多煤炭生产出来就在坑口销售了,根本不会运到港口去,加上天气现在还在持续变冷,供应一时半会也不会跟上来,这种供需基本面短期看不太可能会有好转。”

  LNG方面,依据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数据,LNG出厂价格自11月下旬开始接连上涨,从3500元/吨左右一直涨至12月末的6400元/吨左右,涨幅超过80%;随后,随着几大央企开始发力增供,价格开始逐步下降,1月6日报3745元/吨。

  “实际上,2020年前三季度包括进入冬季之后,三桶油和国家管网释放的一系列信息看,中国天然气是不缺的。”LESS BETTER天然气事业部总监刘广彬说,“也是因此,随着保供信息释放,俄罗斯气加大供应量等一系列因素等,LNG的价格出现了快速下降。”

  中石油方面,自2020年11月15日正式供暖以来,全国日均供气量同比增长10%左右。面对冷冬,中国石油601857股吧)冬供期间统筹国内外资源增幅达11.3%,确保天然气资源平稳供应。

  中石化方面,自2020年11月1日供暖季开始以来,中国石化600028股吧)已向市场供应天然气超100亿方,同比增长18%。其中,向北方七省市地区供应约50亿方、同比增长31%,向其他地区同比增长7%。

  中海油方面,为确保供暖季天然气稳定供应,中国海油积极筹措资源,强化产业链统筹协同。今冬明春,计划向国内供应天然气256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7%。

  不过,尽管供应增长幅度巨大,但以中国天然气的消费特性来看,冬季高峰时期出现一定程度的短缺并不意外。上述人士表示,以北京为例,用气高峰期和低谷期的用气量差别在12倍左右,冬季巅峰时段往往会出现近2亿立方米/日的消费高峰,过大的差距往往会挑战天然气的储备、运输和调配管理,进而对价格产生影响。

  “也是因此,在这一波寒潮到来之际,从昨天开始,LNG的价格又出现了抬头上涨的迹象。”上述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后续来看,我认为天然气的价格不太可能会超过2020年12月末出现的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