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技术支持 >

研究推广牛粪锅炉或将带来藏区城镇采暖结构变

日期:2021-09-10 20:37

  新华网青海频道11月21日电(记者陈国洲)近年来,游牧民定居工程、生态移民工程的推进加速了藏区小城镇发展,藏区原有的烧牛粪、燃煤取暖的供暖模式与小城镇发展和青藏高原生态环境保护日益不适应。为此,玉树灾后重建中专门设立了新能源技术创新试点项目,利用太阳能牛粪锅炉实施集中供暖,这种供暖方式环保无污染、价格相对低廉。专家表示,牛粪锅炉在藏区小城镇具有很强的推广性,政府应加大研发推广力度。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近年来,随着国家援藏政策的不断细化,尤其是各地各部门对口支援西藏、青海等省藏区政策的不断完善,藏区城镇化水平不断提升。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是青海六个牧区中最为偏远落后的地区,随着上海市对口援建力度不断增大,果洛州小城镇建设步伐非常快,2012年果洛州各个县城的城镇化率较2010年提高了10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藏区游牧民定居工程和三江源生态移民工程的推进加速了藏区小城镇的快速兴起。青海省三江源办公室的统计显示,三江源生态保护工程实施8年来,约有10万农牧民结束了逐水草而居的生活,过上了城市定居生活。

  然而,牧区千百年来的烧牛粪取暖模式却无法适应藏区城镇化的取暖要求。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玉树县副县长洛松江才说,千百年来,藏区牧民群众住的是帐篷,烧得是牛粪,采暖结构原始简单,与游牧生活相适应,而城镇化带来了牛粪供应紧张,燃煤取暖造成的环境污染又与青藏高原环境保护要求相违背。以玉树为例,由于取暖困难,新玉树在不到10平方公里的城区范围内布置了45个燃煤锅炉,最大的锅炉单体就达到20吨,所产生的二氧化碳、二氧化硫、煤粉尘等大气污染将会严重威胁三江源核心区的生态安全。

  此外,藏区经济相对落后,农牧民收入低,无法接受集中供暖的高昂价格。玉树州结古镇琼龙路小区大约安置了2000多户群众,是新玉树最大的集中供暖小区。小区住户江永才仁说,一家7口今年初刚搬进总面积140平米的新居,按照玉树供热公司规定的每平米4.8元的取暖费,6个月的采暖季需缴纳取暖费4233元。“这个我肯定交不起!”江永才仁说,过去玉树的老百姓大多烧牛粪炉子,而且只在一个房间烧炉子,做饭取暖都用它,采暖费用很少。现在住了楼房集中供暖,不管用不用都必须交暖气费,负担太大。

  玉树州供暖公司副总经理土丁青梅说,由于老百姓交不起暖气费,从10月至今供暖公司收费比例不足一成,资金缺口达3000万元,如果藏区小城镇都像玉树新城一样推行集中供暖,政府财力肯定无法承受。

  玉树州康巴艺术中心片区是玉树45个集中供暖片区中唯一一个采取燃煤锅炉和太阳能牛粪锅炉双重供暖的供暖区。这种供暖方式是中国建筑总公司第八工程局针对玉树灾后重建申报的科技创新专题。

  中国建筑总公司第八工程局副总工程师王桂玲说,考虑到玉树生态环保的需要,公司从灾后重建初就开始在内地秸秆锅炉的基础上研发太阳能牛粪锅炉。这套集中供暖系统,白天通过利用玉树丰富的太阳能资源加热供暖,温度不足部分或者夜间供暖主要依靠燃烧经过制饼压缩过的牛粪,向总面积16800平米的康巴艺术中心建筑群及周边部分居民用户供暖。目前,这套供暖系统运转正常,已向整个片区住户供暖。

  从实际效果看,牛粪锅炉具有清洁环保、价格低廉、便捷高效、可大规模推广四大优势。在环保方面,由于采用生物燃料或太阳能,太阳能牛粪锅炉几乎不排放任何污染物。而如果使用燃煤锅炉来满足康巴艺术中心的采暖需求,每年二氧化碳排放量约有660吨,二氧化硫排放量约有2.1吨。

  在价格方面,牛粪锅炉虽然建设成本高于燃煤锅炉,但在整个寿命周期内,平均成本比燃煤锅炉低将近三分之一。中国建筑康巴艺术中心项目经理王永翔说,以康巴艺术中心供暖片区为例,燃煤锅炉每年的运行费用约51万元,而太阳能牛粪锅炉的运行费用仅为22.8万元,不足燃煤锅炉的一半,将大大减轻老百姓和玉树当地财政的负担。

  在使用方面,牛粪经过压缩制饼处理后,燃烧效率可以达到标煤的80%以上,居民室内温度在20度以上,便捷高效,可以满足城市供暖的需要。

  在项目可行性方面,据玉树州农牧局测算,玉树地区共有近130万头牦牛,每年可收集牛粪56万吨,完全可以满足玉树所有锅炉的用料。王桂玲说,太阳能牛粪锅炉最大的优势在于每台只需花费4-5万元就可以对玉树现有的燃煤锅炉进行技术改造成为牛粪锅炉,具有非常强的技术改造推广性。

  藏区地方干部和专家们认为,在藏区牛粪锅炉是新鲜事物,它的推广应用目前还面临一次性建设成本相对较高,藏区小城镇集中供暖消费习惯尚需培养等困难,建议政府积极引导,加大研发推广力度。

  土丁青梅说,牛粪锅炉所需牛粪量非常大,以康巴艺术中心为例,每天的牛粪需求量约为1.5吨。如果大规模推广牛粪锅炉,牛粪供应如何满足?他认为,从总量上看,牧区的牛粪产生量能够满足整个玉树乃至整个藏区的供暖需求,但牛粪到城镇市场上销售有一个收集、晒干、运输的过程,这就需要培育出一个成熟的牛粪销售市场。

  “这需要一个示范推广过程。”土丁青梅说,如果政府进一步扩大牛粪锅炉的试点范围,势必会刺激牛粪市场化供应。对此,农牧部门应积极组织牧民收集牛粪进行销售,经过一个市场培育期,不仅能够满足供料需要,而且还将培育出牧区一个独特的燃料供应市场,成为群众重要的增收途径,也将减轻牧区对外地煤炭供应的依赖度。

  另外,虽然从长期运营来看,太阳能牛粪混合新能源供暖系统的使用价格是普通燃煤供暖系统的一半左右,但其一次性建设成本却是燃煤锅炉的两倍。王桂玲说,如果没有政府推广政策,在藏区相对落后的经济条件下,推广普及肯定很困难。王桂玲等供暖专家建议政府首先应该在政府办公建筑、学校、医院等公共性建筑中试点推广牛粪锅炉系统,起到带动示范作用,并出台相关扶持政策,鼓励藏区小城镇建设中使用牛粪供暖系统。

  此外,专家表示,玉树牛粪锅炉项目目前才刚刚投运,与之匹配的锅炉技术、供料技术等还有进一步优化的空间,建议国家进一步加大研发力度。王永翔说,中国建筑第八工程局已经将太阳能牛粪锅炉申报了上海市科技创新科研项目,希望国家能重视这一新能源供暖科研课题,投入更多科研力量加强研发推广力度,这将带来藏区采暖方式的革命性变化。